• QQ空间
  • 收藏

《谁是被害者》编剧访谈丨如何用美剧思维做出接地气的国际刑侦剧

| 2020-09-12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谁是被害者》编剧访谈丨如何用美剧思维做出接地气的国际刑侦剧

编剧圈 编剧圈 2020-05-09

来源:娱乐重击,采访、撰文:徐佑德、Maple

 

由Netflix 出品的刑侦剧《谁是被害者》,讨论热度和口碑正在延烧,而相信除了整齐的选角卡司外,最让人好奇的一环,就是这次剧本的概念和编排,如何从原著《第四名被害者》脱胎换骨成现在的《谁是被害者》,中间又潜藏着什么编剧的创作理念和想传达的讯息呢?

 

本次专访到从原著出发,参与了一年半开发期的两位编剧徐瑞良、梁舒婷,从《第四名被害者》到发想出现在剧本最重要的概念,再到福斯原创坊接受美剧训练思考后,如何炼成现在的剧本架构与原型。



找擅长情感面的编剧来处理类型 希望擦出不同火花

 

瀚草影视创办人曾瀚贤在签下《第四名被害者》后,就让当时在瀚草影视内任职的导演徐瑞良开始着手改编。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组合,徐瑞良说起当时进瀚草的过程:「瀚贤会找我进来的原因很特别,是因为他看了我执导的《我的告别式》,那是一部非常走心的短片,情感很内敛,也没有玩什么形式上的东西,但他却看到了那里面有什么,所以他找我进来。他也跟我聊过,瀚草的定位比较偏向去做可以跟大众市场沟通的商业类型,他觉得一种做法是找本来就懂类型的人来做,但另一个想法是找可以处理很情感面、很感受性东西的人来学习类型语言会怎么样,他基本上是基于后者的原因选中我,觉得相对会比较有情感厚度。

 

 

一开始原始的改编方向是把小说改成电影版,后来经历三、四个月后公司决定还是往剧集的方向做,徐瑞良笑说:「定八集是我不想要太长,然后也觉得可以好好说故事。我那时候就直接写了整季的大纲初稿,其实自己觉得很难看。制作人看完也是说蛮难看的,所以我就决定找帮手,找了舒婷进来。后来完全翻新一稿大纲,其实也是失败的,没有抓到情感内核,没有真的触动的东西。坦白说自己没有真的被打到,就会有一点说教感。」

 

于是分集大纲就在不断刮除再来、却不见起色的过程中慢慢渡过,一次比一次更崩溃,而且看不到究竟该往哪里走才能走出幽暗的山洞。徐瑞良回忆起那个灵光乍现、改变了剧集生命的那个夜晚,他带点神秘地说:「就在某次又是被打枪、很崩溃的晚上,我们要重新开始的时候,我跟舒婷先分开各自工作,然后舒婷那天晚上突然就把连续杀人背后的全新概念想了出来,这个梗出来之后,我们才真的感受到剧本的曙光。」(为免爆雷,这里不破梗,但这里这个梗指的是剧本第三集结尾时抛出来的第一个谜底。)

 


问起梁舒婷如何在那个魔幻时刻突然生出这个概念,她回忆道:「在那之前已经翻了好几稿,一直都是在写大纲的同时做大量田调,那时主要是着重在二手的文字跟影像,在相关资料的时候,最有抓到我的是鉴识科学类的东西,因为在犯罪类型下这是很好玩的元素,我读得特别有兴趣。我特别记得其中一本书里的一句话,大致的意思就是:『有些人活着时没人在乎,死的时候就很多人有兴趣』,我想是那句话对我隐约的启发,加上我自己的生命经验,最后想出这个概念,以及概念背后要讲述的故事脉络。」

 

在不断重来的过程中,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改编关键包括「记者」、「命案」、「找被害者」这几个重要的点,而这个概念终于带着他们把所有元素扣合在了一起。梁舒婷说明道:「前面几稿的过程我们都在努力一件事,就是不断在思考,我们用影集这么大的结构去讲故事,要怎么让故事一直有动力往下走,每一集又都有东西可以讲到内核。最后一版的大纲,我们终于有做到,让主角有足够多的线索可以找、足够多事可做。」


在创作过程中,编剧们也不断自我探索,梁舒婷进一步解释道:「很多东西我们是一边写、一边挖,很多我们那时在找的东西,到后来才发现自己在做什么。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核心感情是『脆弱』,大部分时候我们看不见自己的脆弱,无法接纳、无法述说,对别人更是,这件事情我想透过剧去说,希望可以让大家看到这点。


 

梁舒婷试图在故事跟角色身上找到更多跟自己的共鸣,她认为:「我把田野调查过程中我自己看到比较关心的议题,都放在受害者的故事身上。故事里那些疏离的情感,我认为有时候其实没有理由去解释为什么一定要活下去,我觉得在关键时刻可以拉住他们的,只有跟人的连结,一旦那条线断了,就救不回来了。」

 

徐瑞良象是回想起过程中经历的复杂情感关卡,补充说道:「其实在写出那个大纲的时候,那也算是我们两个自己的生命正在经历的困难,就是要怎么去直视痛苦,去理解自己的跟他人的,还要能伸出手。那其实是一个很挣扎很痛苦的过程,同时感觉到非常的绝望,但在伸出手的过程中又会感觉到,又会觉得即使自己已经这么淹没在痛苦里了,我竟然还拥有这种力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从瀚草影视培训到参与福斯原创坊的经历

 

就剧情结构和开展模式上来说,《谁是被害者》无疑是目前最接近美剧路数的台剧之一,除了先在瀚草的养份以外,徐瑞良认为在剧本开发过程中能够参加福斯原创坊,确实为他带来了非常大的启发,他笑说:「可以说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改变我的创作观念很大、很大!」


徐瑞良慢慢解释道:「过去在台湾学剧本,学校强调的是『你要说什么』、『你要怎么说』,强调的是内在的想法怎么传达出来。福斯原创坊过程中,我们是跟着美剧的节目统筹(Show runner),他们来帮我们上课、帮我们发展idea、给意见。他们讲的最核心两个词,就是 entertainment(娱乐)跟 theme(主题),怎么把主题说好是一样的,但娱乐这个词一说出来就不一样了,他们一样想要把主题和故事说好,但同样重要的是要怎么样说得很有趣,很清楚地把观众摆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这对我的启发太大了!」新的刺激出来后,在讨论过程中自然就激荡出很多新思维,徐瑞良坦言:「过去讨论剧本的时候,常常遇到大家品味不同或用主观意见讨论,但在那边讨论剧本的过程中,所有的感觉跟品味都没有跑掉,而是客观去看这个故事有不有趣。」

 

福斯原创坊包含一周在洛杉矶的实地密集课程,以及后续三个月的远距视讯会议,定期讨论剧本发展。徐瑞良说明道:「我上完所有的课,都会再转教给舒婷,然后在台湾的视讯就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我觉得去洛杉矶第一个很特别的点是,我们每个人带故事概念过去,每个老师都会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是由你来说这个故事』?他们很在意你个人的独特性,所以我必须回去找只有在我生命经验经过的感受,我才能转化出别人转化不出来的东西。当然还有很多故事元素我们要往外去找,但在内核跟故事引擎上,他们很重视那个个人的独特性。

 

徐瑞良另强调一点则是,从密集的一周课程到后续两、三个月的视讯课,「我们只做一件事,就是第一集,而且还没有进剧本,都先只在讨论事件大纲(Beat sheet)!因为在他们的商业逻辑里,第一集是最重要的,决定观众会不会想看下去,所以每一条线、每一场、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设计、每一个选择,都要让观众能期待往下走的旅程。所以尤其是第一集的结构,我们受到美剧show runner的影响很大。而且整个训练都会让我们跳脱过去的模式,我们在做每个决定时,在想那场戏,都不只是在该场戏自己的点上,而是那场戏在整条在线会是哪个点,在整体脉络性思考会强上许多。」

 

 

谈完理性结构面的东西后,徐瑞良露出坦率的笑容,说道:「另外还有一点对我影响很大,就是他们讨论故事是很快乐的,你会被感染。虽然花很多时间讨论,但都不是那种想到快死掉的很痛苦的编剧,会感受到他们对故事的热爱,跟他们讨论起来会觉得故事有无限可能,那种灵活度在创作上对我们非常有帮助,比如怎么想象方毅任的出现、他跟别人会怎么样互动、会有什么有趣的立体的面向,在跟老师讨论的过程中,抓到他们热爱故事的频率,想象力才会打开。我真的觉得那种快乐和灵活会打开想象力,脑神经的连结也是多的,而不是那个紧张、被压迫的状态,会愈想愈小、愈想愈窄。而且我们在讨论的过程中也因此会避免去做无意识的服从,而是不断去提出不同的冲突,最好的idea都是这样碰撞出来的。」

 

两人就这样慢慢把八集的结构建立起来,徐瑞良说道:「回来之后的工作方法,我们做八集的表格,一直贴字卡,来不断改变组合八集的结构。我们在完整八集对白本的初稿之后,第二阶段都是交给接手的编剧雨佳去写,考量到演员、制作各方面,最终还是跟我们的原意有些不同,但结构大致上都还是我们的设计,哪一集处理哪个角色、有哪些线头。」

 

既然故事引擎如此重要,徐瑞良和梁舒婷认为全剧最重要的引擎是什么呢?徐瑞良说道:「我们不是只是去想钩子(hook)的表面,而是故事引擎本身就含有hook在里面。『遗愿』就是我们整个故事里承载情感的引擎,『不理解这个人的遗愿、这个人就会死』,这会催生或大或小的、有故事性在里面的hoo,有隐藏期待值。」徐瑞良也说到另个重点:「在设计钩子(hook)的时候,一定要随时记得把风险(stake)绑上去,如果没有风险和危险,你的hook可能就只是观众不知道的东西、而不是真的有悬念会关心想知道的hook。」

  

 

在角色曲线上徐瑞良和梁舒婷也是遵循美式的基本概念去做,徐瑞良提到:「在写角色曲线的时候,发现美式剧本有一些很基本的角色参数,就是角色的欲求(want)和需要(need),尤其后者其实是角色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角色就跟你我一样,其实不知道自己真正的需要是什么,那就可以展开学习过程。而大多时候角色的need都藏在fear之下。知道这几个设计参数之后,就会知道情节必须不断攻击角色的fea,唤醒他无意识的nee,同时要慢慢让角色学习能将这个need化为action的知识和经验,最后角色才能真正发自内心地去改变和作为。那时后,故事的内核才会被显化出来。

 

除了制作方给了很大的发挥空间,身为好学生的他们也不只是上福斯原创坊而已,他们也认真捧读了《超棒电视影集这样写》,照书中提到的范例去看那些英美影集,而且认真地从第一季看到最后一季,再照书中的方法去拆解结构。除了英美影集,也去看亚洲刑侦剧像是《信号》《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等,希望可以让结构更成熟。

 

除了结构以外,徐瑞良最后沉淀了一下认真地说:「但我们还是最受美剧影响,他们最厉害的还不是结构,而是他们会透过不同角色的不同角度去辩证同一个议题。像剧中其实最重要的方毅任、徐海茵、赵承宽在面对『遗愿』和生死的时候,其实有不同的角度,最后也随着事件发展,有了新的思考。」

 


田调如何影响最后的角色呈现 核心讯息又藏在哪里?

 

如同制作人访谈提过的,《第四名被害者》在改编过程中,由于《我们与恶的距离》珠玉在前,他们大幅缩减了媒体线,徐瑞良和梁舒婷则从大量的田调资料过程中,去把自己最有兴趣、最有感觉的部分放进来。梁舒婷提到:「在刑事侦查跟鉴识的部分,我们最早是先看专业性书籍,像李昌钰、谢松善等等,先去累积科学知识。另外也有去找台北市刑事大队的警官田调,也访谈过谢松善。后来有透过台北市鉴识中心的人员进去实际参观,看到很多实际的鉴识操作过程,包括多波域光源仪等等刑案现场会用到的鉴识仪器,建构出方毅任的部分。」

 

而提到亚斯伯格这个重要元素,梁舒婷也解释道:「现在其实已不再用亚斯伯格症、而是亚斯伯格特质来描述。我也是先做二手田调,然后锁定成人自闭症专家简意玲医师去做深度访谈和对话,她提供了很多资源、回答我们很多问题,也帮忙看过剧本,并安排两位亚斯伯格病人跟我们做真实访谈。当然所有故事里面都不是真的移植他们的经验,但这过程让我们更理解什么是亚斯伯格,让我们来做角色上的发挥。」

  

 

而最终记者徐海茵是报社记者,和原著中的电视新闻主播暨谈话性节目主持人徐海音有所不同,也是田调的结果。梁舒婷说道:「我们对记者的职业也做了大量的田调,后来遇到中时记者翁毓岚,她同时当过周刊与报社记者,分享在不同媒体、不同在线会遇到的不同事情,对我们帮助非常大,甚至把当年做调查的笔记借给我们当道具,当时玮甯在做职业田调时她也帮了很多忙。其实一开始我们曾经设定她是周刊记者,我们还去国图翻了很多历年的周刊,好奇类似『小报』周刊到底怎么去报导腥羶色的东西。」但她也提到:「但如果是daily的记者,一定每天都需要有素材回报回去,基本上不可能只跟着一个案件跑,所以我们才选定她是报社的社会线调查记者,有一段比较完整的时间可以跑新闻专题,比较符合我们想要的办案节奏。」

 

徐瑞良则补充加入亚斯伯格这个元素背后的考量:「在捏故事雏型的过程,我们就是要打造出一个每个零件都非它不可的故事引擎。所以回到我们的核心,是关于理解自己和他人痛苦,我们要让其中一个主角花整整八集的时长,最终才能理解这件事,所以就想说那起点可能要摆得离这个目标更远,这个特质就出现在我们的选项之中,让方毅任完成这个任务更加困难。所以亚斯伯格是因为符合我们的故事内核,才会放进来,同时这件事也让方毅任更可以专注在他的科学世界,让他的鉴识功力更强。」

 

徐瑞良也进一步解释道:「相对的,必须跟方毅任并肩作战的徐海茵也相对应要有很强能力,就是操控人性,这点让她去跟方毅任做互补和风险捆绑。角色的需要跟危机,其实是三个主角彼此分不开,徐海茵需要方毅任透露讯息、方毅任需要她帮忙从身边的人问出下一步的线索,赵承宽需要方毅任的鉴识去理解这个案子,但方毅任却隐藏了秘密,这些过程带着他们不断前进。

  

 

梁舒婷认为:「对我来说方毅任跟徐海茵从头到尾的线条是很清楚的,方毅任就是要找女儿、过程和结果都要挑战他最不擅长的事,必须不断与人互动。徐海茵则是她自己在工作上遇到的事件引发她的创伤,让整件事从一个很有爆点的报导变成自己的事,她怎么去面对、面对后她对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又有什么样的改变。」

 

徐瑞良也补充道:「徐海茵这个角色我一直有感受到一个东西,她在学习的课题是放下她的恨。原本这些人只是她的报导素材,自己站在一个高度,但突然间透过个人创伤的联结,她开始尝试去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这样做,而在理解他们的过程中,她也理解了自己,最终才能跟驱动她生命的恨去和解。」他接着笑说:「其实方毅任跟我很像,有情感表达困难、过度压抑、难以与人建立连结,我自己对他的部分感受很深,很多东西都是放在心里说不出来。所以最感动的一场戏就是方毅任终于跟女儿碰面的时候,讲出来的细节,他其实都有刻在脑里,但从来没有让女儿知道自己在乎,他太常关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还是有同理心的,但其实他不在乎他自己的感受,所以他没有办法给别人他自己没有的东西。」

 

至于赵承宽这个角色,徐瑞良坦言:「最终稿的角色写法有一些修正和取舍,所以最后的版本可能看不出来。但其实我们本来想让他有个跟徐海茵、方毅任都不同的关于生死的选择。在他这个老派刑警眼里,本来这些犯罪者都很该死,但随着追查过程中愈来愈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做,也慢慢动摇他对生死的观念,跟他的儿子后来才会有不同的关系和解。」


 

他也特别提到李沐饰演的江晓孟:「其实我自己有被李沐这个演员启发一些东西,我非常好奇晓孟这个天才少女重新经历这些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最早是试戏的时候,冠仲导演提到她很有爆发力,在英国用视讯演出就打动所有人,后来庄绚维导演也说得很精准,他说李沐是个超能力少女,只是她还不知道怎么运用自己的能力。」因为李沐的江晓孟给予人很大的想象空间,所以未来如何沿用这个角色,样貌会是如何,就看最后的机缘发展了。

 

徐瑞良和梁舒婷带着这个改编和三个角色一路走了一年四个月,却在拍摄前一个月因为健康因素而没办法一起走到最终版本,不能不说有些遗憾,徐瑞良也笑说:「这件事也再次让我想提醒大家,所有编剧要让自己保持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愈快乐脑袋才会愈灵活,创意就是要让脑神经去连到平常不会连的地方。」


推荐阅读




好好感受生活,才能写出好剧本丨讲座精华分享独家专访丨33年后重拍《倩女幽魂》,原版编剧如何带队改编?好莱坞竭力保密的惊人套路都被他曝光了!你的剧本写不完真的是因为没时间吗?都说喜剧难写,我们该如何进行喜剧创作呢?屡试不爽!韩剧中推进感情戏的21个技巧写出超高水准的职业剧的6个关键点不谈恋爱的职场剧该怎么写8分以上的职场剧怎么写?为什么韩剧能让人相信爱情

入群/合作/投稿:pmovie-learn(微信)

课程咨询:pmovie_peixun2(微信)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区块链是什么?

      编剧圈 微信二维码

      编剧圈 微信二维码

      编剧圈 最新文章

      《谁是被害者》编剧访谈丨如何用美剧思维做出接地气的国际刑侦剧  2020-05-09

      电影导演训练营,步入导演进阶之路  2020-05-09

      独家专访丨33年后重拍《倩女幽魂》,原版编剧如何带队改编?  2020-05-07

      新书推荐丨影视寒冬充电必读《好莱坞电影经济的内幕》  2020-05-07

      你的剧本写不完真的是因为没时间吗?  2020-05-06

      把烫手项目拍成影史传奇,这部电影经历了哪些斗争  2020-05-06

      打破常规!5种重塑剧本风格的方法  2019-09-03

      如何拿到角色offer  2019-09-03

      果然又翻车!“照搬”式翻拍该醒醒了  2019-09-02

      周末充电,我们为你准备了一份编剧学习计划  2019-09-0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function(){ $("img").lazyload({ effect: "fadeIn", threshold: 200, }); })();

      2020-09-19
      国际 国际:荷兰“拼妈” 拼的是什么
      近几年,“拼妈”这个词在网络和现实生活中颇为流行。但是“拼妈”具体拼的是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标准。也许你会很好奇,荷兰的妈妈们之间也会有这种水深火热的比拼... <详情>
      2020-09-19
      国际 瑞士SGS集团将在渝设立国际汽车零部件检测中心
      瑞士的SGS集团将在渝设立国际汽车零部件检测中心,该公司汽车服务部中国区总经理李卫东一行赴渝北空港工业园区进行了选址考察。瑞士SGS集团创建于1878年,是全球... <详情>
      2020-09-19
      国际 税务总局国际司副司长廖体忠演讲—跨国经营与国际税收
            2011年1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主办的中国进出口企业第九届年会在北... <详情>
      2020-09-19
      国际 2019国际友谊小姐全球总决赛将在成都举行 发稿时间:2019-07-12 07:19:00 ...
        中国青年网成都7月12日电(记者 叶心怡 实习生 张玉琳)记者11日从成都市双流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获悉,2019国际友谊小姐全球总决赛即将在双流举行。届时,... <详情>
      2020-09-19
      国际 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开幕,14位艺术大师组评审团
      新京报讯(记者 刘臻)由国家大剧院主办、北京晓星芭蕾艺术发展基金会协办的第五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IBCC)于7月13日晚在国家大剧院正式启幕。来自中国、... <详情>
      2020-09-12
      国际 福田欧V携新能源绿色军团 出击中国国际客车展
      绿动未来之美——新能源汽车福田欧VBJ6123混合动力、纯电动车辆领速前行! 基于对未来的前瞻性洞察和对消费需求的深切把握,福田欧V客... <详情>